月球探索的载人任务准备进展如何?杨利伟公开了选人标准

2024-01-16
关于载人登月的准备进展如何?选人标准是什么?杨利伟剖析这些事情。在神舟五号21小时又23分钟飞行中,他只睡了半小时,因为时间超级宝贵。他所有的经历和感受都是中国航天员**手经验。神舟五号任务圆满完成之后,中国载人航天发展进入了快车道,特别是*近十年。现在,航天员们在太空的生活条件以及地面上的训练方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化了哪些?我们下面一起看专访。 劳春燕:我记得你在自己的书里写过,你当时还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个摄像机。 杨利伟:因为那个时候,在我们学习的前几年里,我们没有模拟器。不像现在,大家看到我们的背景都是一比一的空间站模拟器,我们可以在航天站里进行一比一的学习。进入任务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才研制出模拟器。大家排队进去学习和训练。当时我买了个摄像机,把里面的视频和照片都做出来,放在电脑里处理。

杨利伟: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空间站的一个模拟地方,主要是用来做实验的。在我们执行任务之前,航天员在这里真正地工作了一个月,吃喝拉撒睡都在这里模拟。

劳春燕:就是除了没有失重的感觉。

杨利伟:对,这里就跟太空里是一样的了。这里就是空间站里的地方。

劳春燕:这就是我们的卧室。

杨利伟:对呀,这是我们的卧室。你们看,有一些不一样的衣柜,还有一些吃饭的地方。

劳春燕:那个是行李箱吗?

杨利伟:对,都是行李箱。

杨利伟:要往那边去的话,就是接着天舟。这里边有好多的把手,都是为了方便航天员在里边工作操作,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姿态。

杨利伟:这是他们的私密空间,有一个悬窗可以看到外面。

劳春燕:现在空间站的条件真的很棒。

杨利伟:整个空间大概有50立方米,我在飞行的时候只有6立方米。

劳春燕说风箱这个东西,每次航天员出征都要拎一个。

杨利伟说这个是通风用的,我们出征的时候他用这个,防止航天员里面穿着很热。把通风打开之后,它这里边就会有个循环,就不热了。

杨利伟:这个航天服比飞天时穿的还要复杂,就像是一个小型航天器压缩在服装里面。有防热、阻燃和防辐射功能,气密性要求也很高,需要很多层组成。

杨利伟:整套服装重达120多公斤。与神舟七号飞行时相比,这套服装经过了很多改进。当时在太空外工作时间只有四到六个小时,而现在需要超过八个小时。

杨利伟:这就是个便便收集器,这是个小便收集器。在失重的情况下,得把他的腿给固定一下,不然就会漂走了,后面还有臭味处理器啥的一套装备。

杨利伟:跟这个紧密相关的就是尿液处理子系统,里面有尿罐、尿液箱,得蒸馏一下。经过这套设备再进一步处理,就可以重复使用了。

劳春燕:这尿液也有用。

杨利伟:回收比例超高,都有85%以上了,弄完就可以喝。现在我们环控生保系统变得牛逼炸天,就是再生式的。我飞的时候还是携带式的,全部玩意儿都带上了。

劳春燕:这样就减小了上行的压力,一克都不浪费。

劳春燕:跟神舟五号的训练方式有啥变化?

杨利伟:这变化太他妈大了。一个是更科学了,另外项目可多了。飞行早期都他妈是短期的,而且每次任务都他妈是突破性的。现在,长达半年甚至将来有一年的飞行,可能要求又不一样了,这样给我们的训练带来特点很他妈多,现在更加科学了,更加有针对性了。

杨利伟:关键是我们现在手段特别他妈多了,包括我们的设施设备。**批来的时候我们还去他妈跳伞训练,现在我们到了第二批、第三批就不需要了。比如说我们的出舱,我们可以在水槽里边模拟失重。

劳春燕:你现在是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但是你同时也是航天员,现在还在继续训练吗?

杨利伟:对,航天员的基础训练我们还都在参加。

杨利伟:我们每年都得给航天员评绩,**批的飞天员都有点老了,但是训练大家要一视同仁。就像转椅、离心机,现在离心机我们还要承受8个G的力量,挑战也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我在离心机上基本上没出过前三名,转椅更是厉害。

劳春燕:你的意思就是很牛B呗。

杨利伟:如果你想做得比别人好,就要付出更多努力。*优秀的飞天员品质就是坚持。

劳春燕:你觉得内心会有遗憾吗?

杨利伟:肯定会有遗憾啊。看着我们同一批的一些哥们,**批的航天员飞行了两次、三次、四次,多次的飞行,真的是很振奋人心。

劳春燕:你很羡慕他们。

杨利伟:那当然了。

劳春燕:你怎么看待使命、责任和牺牲?

杨利伟:国家利益,比啥都重要,哪怕付出生命,也算值得。神舟一号发射的时候,咱们航天员在一起瞎聊,聊着聊着就说,安全只有50%的把握,要不要上?就50%的把握,咱就上。其实咱们的工程都是99%多的把握。

劳春燕:背后的是责任,背后的是干。

杨利伟:国家利益,比啥都重要,这话可能都种给大家的心里了,从咱们大队成立的那会儿就种了。

杨利伟:都20年了,有变的,有不变的。变的可能是工程发展了一堆。对航天员来说,不变的就是初心。咱们航天员就是这样,才能理解,才能体会。

太空探索,就是没完没了的,永远在路上。咱们三步走的载人航天战略搞完了,中国空间站到了应用和发展的阶段,咱们航天员也准备着朝着深空的新征程进发。

瞧啊,劳春燕说下一步就是载人登月。

咋地呢,杨利伟表示直接登月任务还没开始。咱现在正儿八经地做前期工作,比如说登月的航天员一定得在咱们空间站飞一飞,咱盼着他有飞行经验。现在我们正在选第四批航天员,考虑到将来登月,他们的知识结构和训练项目都得往这方面靠。

杨利伟:嘿,第二个话题是关于训练项目,现在我们的飞行经验是在微重力环境下进行的,进入太空站时就是这种情况。将来登月的话,月球上的重力只有地球的1/6,这对协调和操作能力有要求,还需要操作月球车呢。

劳春燕:是的,太空员系统已经在为登月做准备了哦。

杨利伟:对头,因为前期工作必须抓紧做,我们的训练设施得从现在开始着手,因为它是需要研制过程的呀。太空员的训练项目很多,有一些大纲,像需要什么之类的,现在也得开始着手了,太空服装现在已经进入研制阶段了。

劳春燕:那选拔登月船员的时候,会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和标准呢?

杨利伟:飞的更远了,一定要有丰富的飞行经历或经验。心理品质也要更好,可能比我们飞空间站的时候要更好,毕竟空间站只是小意思。

劳春燕:空间站到登月,还要去更远的星球,我们有没有准备好啊?

杨利伟:其实我们正在登月,但登月不是*终目标,将来可能会去更深的太空探索,这就是我们搞载人航天的目的,用这些资源来为人类服务。

南京市某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电话:400-888-8888
邮箱:admin@admin.com
手机:13588888888
Join Us Now!